当前位置 :主页 > 夫妻保健 > 内容正文

娇妻竟卖少女身,换50万

【 发布时间:2013-02-08 】

 洞房娇妻竟倒卖少女身换来五十万

  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第23个小时第34分56秒,我拉着小静的手,满脸痛苦的说,静儿,你告诉我,这一切都不是真的,是你编撰的对不对?你是个小说家;是你给我开的玩笑,是不是?你肯定是在试探我,看我是否真的爱你,懂不懂吃错…一定是这样的,要不,你不会这样做的,你不会,我也不相信,因为我爱你,你没有任何理由去这样做…小静已经知道我大脑受了刺激,我开始重复着同样一句话很多遍,这就是神经病的前兆,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新婚夜,新娘那里去了?谁知道呢?我醉了,我睡下,所以,这个世界在那一刻是死亡的,是黑暗的,天亮之后,静红着一双眼睛,跪倒在我跟前,声泪俱下:小可,请你一定要原谅我,不过不原谅我也没关系,因为我知道,我不值得你的原谅,我很脏,连我自己都很恶心自己…

  我把小静给扶了起来,笑道,我们现在是不是在演戏?我们可不可以不这么煽情?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我们一起去面对,好不好?

  小静还是不愿意起来,她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,固执的可怕,我发现,一个人在固执的时候全身充满了能量,也不晓得是我昨夜把肠胃吐空虚弱的缘故,还是小静真的就比我想象中的还有力道,力扛千鼎,力大无穷,最后,我只有,不得不和她面对面的跪下。

  小静抱着我,哭,一直在哭,我心里很乱,很烦,很苦恼。脖劲处是汗,是泪,混杂搀和,黏黏的,很不舒服,在炎热的天气里,开始发酵,我甚至,恍惚中,已经嗅到一股难闻的味道,说不出,但是能让人有种呕吐的欲望很强烈。
我让小静去睡一下,我也要睡一觉。昨晚的睡,是幸福,沉醉,真的不胜酒醉,而睡下;而这一次睡,是毫无意识的睡,睡的昏昏噩噩,我只有在再一次的清醒后,才能彻底捋清目前的现状。

  又是一个24小时的二分之一,我整整睡了十二个小时,我很能睡,我在大学的时候就一直在担心,说不定哪天我会突然睡死过去。睁开眼睛的时候,眼睛都肿的很高,小静站在我对面,昨天还披着白色的婚纱,纯洁的像个上天御赐的润玉,我抱在手里,细心的呵护,不忍碰触。的确如此,她是那么的惹人怜爱,疼惜。甚至当我觉得怒火冲天时,只要有她在身边,就是那冰天雪地,万仞的冰锥,寒意嗖嗖,迫使我冷静下来。可如今呢?唉,谁知道,你知道,我知道,我自己都懒得想知道。

  我说,小静,去把窗帘拉开…

  小静坐着没动,她说,现在的阳光很毒辣,你的眼睛不好,是会流泪的。

  我说,没事儿的,乖…说着,说着,我这是怎么了,眼睛不好使,难道控制泪腺的那根神经也失了灵,温热的液体滑到嘴边,让我意识到我已经脆弱的不堪一击。

  小静,求求你,你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?我再一次终于,面对了现实,因为小静身后,那个黑色的皮箱打开,一排排整齐的粉红色钞票,是五十万,没错,是五十万,这就是证据,我不能再欺骗自己了,我知道,现在摆在我面前有两条路,第一条就是问清楚从此这一页翻开,第二条就是不问,随他去吧。很显然,我选择了第一条…

  小静说,我承认,我很贱,但是,你知道吗?我的父亲,就是因为没有钱,而活活在家里等死的;我的弟弟,恰恰是因为没有钱,而不能去读书,才去窑厂烧砖,后来,被老板骗,弄的回到家里时,就奄奄一息了……他说的,我都知道,要不是我从电视台上得知他们家苦命的事迹,我立刻慷慨解囊,把她弟弟送往医院才保住了一条小命。作为他们家的救命恩人,我看到了小静身上太多的有点,勤劳,朴实,善良,心灵手巧,交往下来,我们相爱了,在一年零35天的爱情长跑中,我们终于抵达终点,她成了我的新娘,可是,谁知道洞房夜竟然会冒出这样一档子事情出来。

  所以,我在大婚前,就认识了一个老板,他说,只要在新婚夜能去陪他一晚上就是五十万元的收入,我心动了,我想,只要我心在你这里,人就暂时归他一夜又如何?我爱你啊,小可,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,可是我们有钱了啊,有钱了,我们就好好的生活,好好的生活…我也想隐瞒你,但是,我做不到,我做不到啊…

  我懂,我懂,我都懂,我全都懂…你不要说了,小静,你的一切,我都懂。其实,我是真的懂了,五十万对于她,那是一个天文数字,那意味着什么,我不得而知,但是我知道,她对我意味着什么,我爱她。

  除此,关于,新婚夜,她到底和谁共眠,我想,我没有必要追究清楚,因为难得糊涂吗?你骂我软蛋也行,骂我笨也可以,但是你绝对不能理解,当一个人爱另外一个人到极致,就没有所谓的那么多计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