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主页 > 保健食疗 > 内容正文

小娇妻帮我找回男人“尊严”

【 发布时间:2013-01-26 】

  我抽烟、喝酒,夜生活又比较丰富,很快就挺起了“将军肚”,患上了高血脂与高血压病。刚进入不惑之年,夫妻生活就出现了妻子密友所担心的不协调现象。开始时,妻子也没说什么,可时间一长,她就不满意了。我是个明白人,说话听音,锣鼓听声,妻子几次不经意间的“友情提示”,我立马就会意了。

  我认真地反思自己,觉得也许由于自己烟酒过多,夜生活过于频繁而影响了身体,进而影响到夫妻生活。我努力从源头上解决问题,但收效不佳。“小弟弟”像故意和我作对,不但尿频、尿急、尿不尽,还经常小腹胀痛。小娇妻比我小十岁,正是“三十如狼”的年纪,我却“连只绵羊都不如”。长此以往,这夫妻还能做下去吗?我感到了巨大的压力!

  那段时间,我与小娇妻之间心照不宣的尴尬,只有我们自己才晓得。夜间我醒来时,不止一次发现她默默地流泪。我几次三番地向她表白,在外面绝对没有“拈花惹草”。她哀怨地看着我,一句话也不说。但“于无声处听惊雷”,对我来说,这恰恰是震耳欲聋的“霹雳”!

  不久之后,小娇妻在医院T作的那位密友突然来到我家,邀我们一起到上海旅游。我还没来得及表态.小娇妻就答应下来。我也想趁此机会修复夫妻关系,便点了头。到了上海后,小娇妻和她那位密友却将我拉到了医院。被“绑架”的我,只好听之任之。专家问了我的病情,让我作了几项检查,最后告诉我,我患了前列腺炎。医生还说,这病并不严重,只要按医嘱吃药,坚持戒烟、限酒,注意休息,适量运动,均衡营养,用不了几个月就能治愈。

  没想到小娇妻与她的密友拉我来上海,竟是预谋这件事!在上海旅游期间,我开始服药。回到家后,更是严格按照医生要求,规范自己的日常生活。不知不觉间,我的小腹不坠胀了,尿频、尿急、尿不尽的毛病也好了。在夫妻生活中,“小弟弟”也开始听话,我有想法,它就行动。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,小娇妻甚至出现了久违的高潮,在她的呻吟声中,我重新找到了男人的尊严。